20拨回正轨二十

    原本奚涯的计划极其简单粗暴——把男女主聚在一起,趁世界意识没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干掉他俩。

    他连退路都没给自己留,毕竟做完任务就走了。

    但看着微信上应渺回复的:[没问题,六点之前肯定到。]

    奚涯便忽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这个能轻轻松松休假、甚至胆大一点谈个恋爱的世界匆匆结束。

    应渺……

    应大律师啊。

    奚涯原本直奔九楼的步伐突然改路,转身朝楼下手术室走去。

    医院是个极容易发生冲突的地方,尤其是各种手术室、重症监护室门口。某家经常不做人的报社的记者小邓在持续好几个月没曝光大新闻后,即将被辞退,走投无路破罐破摔来医院蹲点。

    但这家医院风评一向很好,他蹲了好几天,根本没发生医疗纠纷。

    “唉,要是再没动静,我这个月的工资又要被老板扣光了——”

    小邓头疼地捂着脸,“老天爷快赐我一个大新闻吧!”

    他正坐在椅子上呜呼哀哉的时候,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个声音:“你想要能爆料的大新闻?”

    小邓震惊:“显灵了?”

    还不等他感谢苍天大地,那声音就继续道:“我可不是老天爷,不过大新闻我有,就看你敢不敢放。”

    小邓猛然抬头,只见一个形容俊秀漂亮的年轻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谨慎道:“你个小年轻能有什么大新闻,难不成你还是什么内部人员,知道什么行业里的潜规则?”

    年轻人微微笑着说:“不,但我有关于首都安家的大料。”

    首都安家,那可是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小邓有些犹豫:“这料我得斟酌斟酌,你先说是关于哪方面的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——奚涯慢慢坐到旁边,悠闲道:“爱要不要。”

    小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到自己即将告罄的存款,狠下心咬咬牙:“行,那我出这个数。你的料可得对得起我出的价钱,对不起的话别怪我转头把你卖给安家!”

    奚涯竖起一根手指头,随意晃了晃:“我可不要钱,我是个好人,只想免费送你个料,达到双赢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小邓茫然了:“不要钱你要什么,我虽然想挖点大爆料,但也绝对不干杀人放火违法违纪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要,现在还附赠你即将和安家小姐联姻的林家少爷的料。”奚涯蛊惑似的压低声音说,“只要你敢把它们放出来,立刻就能爆火出圈。”

    安家和林家的漏洞、安玉洁的飞扬跋扈、林邱信的渣男嘴脸……

    这些大新闻无论哪个放出去都够主角们吃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奚涯这些天没少上网冲浪,充分了解了“舆论”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与其简单粗暴打一顿——还真不如让他们体验身败名裂家族破产,主角光环彻底破碎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小邓挣扎良久,最终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他真的太缺钱了,无论什么样的料,只要能爆就行。

    奚涯便递给他两个u盘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两大家的商业欺诈链,这个是大小姐和大少爷的,你看着办。当然也别来追查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看出了小邓的野心,提醒道,“记得及时收手啊。”

    在小邓欣喜万分、迫不及待打开笔记本电脑查询u盘上的内容时,奚涯深藏功与名地悄悄走开了。

    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哎,这滋味挺不错。

    他悠哉悠哉地穿过走廊,买了份晚餐回去带给文静,和文父文母交接陪护。又卡着六点的点乘电梯下楼,走到医院门口时,和刚好抵达的应渺碰面。

    后者开着他那辆被奚涯小小仇富过的黑色SUV,拉风地摇下车窗。

    奚涯穿越以来,还没看过几本玛丽苏总裁文,此时却无师自通了“装逼”和“丢脸”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这什么跟什么!

    为什么应渺总能在自己对他颇有好感的时候就变成沙雕?

    应大律师还在试图招手:“上车……”

    奚涯以最快的速度溜进车里,飞速地关好车门车窗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呀,堵人家医院大门尴尬不尴尬!”

    应渺:“可我今天开的就是这辆车,我已经尽量低调了。”

    奚涯:“?”

    这就是凡尔赛吗?

    深呼吸,深呼吸,这是他现在挺喜欢的人,不能打,不能打。

    他戴上耳机循环播放了几遍大悲咒,只觉自己心如止水,这才压下暴打对方的冲动,平和下来。

    应渺已经开了一段车,暗暗瞄着副座上的奚涯。

    他察觉不对是对方回复他的“来接我啊”,若是平时的奚涯,在他询问是否要接他回家时,要么无视,要么怼回来。而这次虽然一开始无视,后面却又主动提起。

    不一样了,除非他已经知道什么,或他也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