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拨回正轨十八

    虽然莫名其妙被灌了一肚子心灵鸡汤,但奚涯对此表示完全同意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道:“你的意思是,困难的并不是案子本身,而是当事人的态度。而你怎样都能胜诉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些狂妄,却的确是应大律师的现状。

    应渺欣慰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能告诉我你的态度了吗,关于为什么突然翻脸不认人,以及为什么打听我的‘女朋友’?”

    这话本来有些调侃的意思,完全算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打趣。

    可奚涯本来心里就不太纯洁,闻言直接憋红脸,跳起来磕磕绊绊道:“我没有!谁翻脸不认人了,谁又打听你女朋友了?我就是一时好奇而已!”

    说完还不等应渺出声,他就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,半晌,在对方揶揄的目光中强作镇定地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应渺忍着没笑,摆正表情道:“好了不逗你,我看你也不像生病或受伤,那来医院是为了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奚涯道:“我妹妹病了,需要住院,我就是个陪护的。”

    应渺:“哦,我还以为——”

    “以为我专门找安玉洁的麻烦?嘁,她配吗,她还不配!”

    奚涯还不知道自己在应律师面前身心都放松很多,说话都成了漏勺,下句就是:“她居然还包了整个九楼,那么多没床位的病人都不得不去其他医院。就这种人也配我专门来医院打探情况?”

    应渺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给面子地没戳穿对方,只嗯嗯地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妇产科室的门突然开了,女人拿着报告单扶着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抬眼便看见应律师旁边还有个人,踟蹰片刻后走上前道:“检查好了,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奚涯立刻转过身:“啊,我是应渺的朋友,偶遇,偶遇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位是我朋友。”应渺转向奚涯道,“你妹妹情况如何?如果严重的话,你就先回去照顾她……”

    奚涯:“不太严重。”

    应律师卡壳,又道:“那你先回家?”

    奚涯没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本应赶紧接下这个台阶,顺便去“拜访”一下安玉洁。

    可与应渺相处时的轻松愉快太难得了,生理和心理上又都不想走,只想能拖一会儿就是一会儿。

    应渺叹了口气,问自己的当事人:“你介意我带个助理吗?”

    女人摇头道: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应渺便伸手递到奚涯面前:“走吧,新晋助理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奚涯略仰头看着他,勉为其难地抬手握住,接力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,走。”

    三两天没来由的“冷战期”到此为止,两人又恢复了一起到处找证据时的氛围,只是有哪里不一样了——

    他们偶尔对视的时候,似乎连空气都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当事人姓李,李女士虽然怀胎六月但性格依然刚硬,在抓到丈夫出轨的第一时间就决定起诉离婚,并通过聊天记录找到小三,通知对方前来对峙。

    小三也是个泼辣的,和李女士争执不休,要求出轨男给分手费。

    李女士寸步不让,并在见到丈夫与小三在这种情况下依旧眉来眼去时,便干脆联系了律师准备起诉离婚。

    她不仅要渣男净身出户,还要让他花在小三身上的钱一分不差地全吐出来,让他们后悔一辈子!

    奚涯听到这时憋不住插嘴道:“我问一句,你和你丈夫结婚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李女士道:“四年,他以前不是这样,直到最近才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奚涯默默打量着她枯黄的头发和带着疲态的神情。

    才结婚四年,不到三十岁。

    原来失败的婚姻会把人磋磨成这样,让人看了又心痛又畏惧,奚涯甚至都怀疑人类为什么要恋爱。

    应渺打断道:“继续说,那些聊天记录你有没有保存下来?”

    李女士:“我当时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大约什么时候开始的?在你怀孕之后还是很久以前?”

    李女士:“在我怀孕以后,不过他们很久前就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公婆的态度?”

    李女士:“他们支持他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奚涯就在旁边看着两人快问快答式迅速捋清事情发展,并让李女士原本满心怨恨的心态平静下来,甚至思路清晰地开始分析准前夫的弱点。

    应渺则满意地记录下一切,最后总结道:“净身出户没问题,至于你说的让他们后悔,就得看证据了。”

    李女士点点头:“好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检查结果显示胎儿身体状况很健康,能平平安安的。

    她欣慰道:“其实当个单亲妈妈也还好,我会好好保护孩子,让它不用有父亲也能快快乐乐成长。”

    应渺虽然不是专业的离婚律师,却也处理过不少类似的诉讼了,他心知此时应尽量少让当事人情绪波动过于剧烈,便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