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拨回正轨十六

    速战速决,赶快完成任务,他就能随便找个地方玩个痛快、然后去下个世界继续没心没肺了。

    可惜计划很快夭折。

    文静无罪释放,文家立刻开展了大规模的家庭聚会。

    奚涯身为不太受欢迎的大儿子,不仅有些多余,还不得不去当花瓶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脸都假笑得僵了,又碍于原主人设不能过分ooc,全程痛苦不堪,简直和与应渺相处时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过于悬殊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——他自己都没意识到,感觉委屈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应渺。

    文父文母高高兴兴迎接各路亲戚,恨不能让全世界知道女儿差点入狱,现在已经成功洗清冤屈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不闻不问的亲戚,此时却仿佛刚刚接到消息似的,恭喜、夸奖之流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偏偏他们很喜欢这种恭维,又听不出其中夹杂的探寻意味。

    文静能听得出来,便很不高兴地敷衍道:“谢谢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亲戚们顿时不满意了:“我们这是来恭喜你出狱的,你怎么还这样没礼貌。还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,一股小家子气,听说你写小说?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文静这些日子在看守所本就心力憔悴,被这样刺激,情绪激动之下有些呼吸不过来,竟直接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聚会一下子变成了惊宴。

    奚涯匆忙叫了救护车,叮嘱文父文母道:“别再搞这些,看不出他们势利眼吗——算了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联想到这对父母平日的做派,逐渐坚定了赶快离开的想法。

    太糟心。

    救护车呜哇呜哇地赶来,奚涯便顺顺当当跟着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这医院……正是安玉洁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这也算因祸得福?

    不过是便宜妹妹的祸,反倒间接帮了他这一回。

    “医生,她怎么样?”本着喜当哥的命,奚涯便问道。

    救护车上的医生护士检查过后,语气轻松地说:“哦,她没什么大事,就是焦虑导致内分泌失调,体内激素不协调,所以过分虚弱导致的突然晕厥。只需要吊几天点滴,多休息休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奚涯噢了一声,庆幸之余还略有些可惜,心说其实妹妹多住几天院也是可以的,能让他多踩几天点。

    文静被安排在八楼,做完手续缴完费之后,奚涯就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从护士那里骗来了打游戏用的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趁对方不注意时,连上医院的内部数据库,并从中查到了安玉洁的病房号,907,是九楼单人间。

    单人间好啊!

    这样自然更好潜入。

    但娇贵的安家小公举怎么能没有保镖团队负责保护呢?

    尤其是在知道有人可以无视女主光环后,她就开始疑神疑鬼,总想着那两人会突然出现,再次打晕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半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保镖老大捧着晚餐,巴巴地献殷勤道,“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安玉洁表面上露出优雅的微笑,并笑着感谢对方。

    ——心里其实嫌恶无比。

    她本来可以待在家中的大别墅里,而不是在这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小破医院单间里被一群保镖围着!

    对方手里的晚餐在她眼中更是平民食品,根本配不上她安家千金的高贵身份。于是随口打发保镖们出去后,安玉洁便把那份一口没动过的饭直接倒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她更烦的是,自己住院期间,林邱信竟然一次都没来探望。

    男朋友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她看对方是“同类人”,怎么可能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这种猥琐男、两面派身上,早把人甩了!

    奚涯站在电梯口,看着九楼楼道里挤得密密麻麻的保镖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无语等级又提高了,只想问问安玉洁——

    你有毛病吧?

    正巧,还不等他吐槽几句,就有人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这医院也不是她家开的,凭什么可以霸占这么多床位!”旁边经过的小护士愤愤不平,“还有那么多病人没有床位……”

    她同事急忙:“嘘!”

    后者左顾右盼好半天,才压低声音道:“的确不是她家的,但她家惹不起啊,院长都根本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刚才也就是抱怨两句。”

    奚涯躲在旁边角落的楼梯间听全了,心里不由得对人类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工作很累不说,还要面对各种势力打压、讨好上司、防火防盗防同事,甚至一年到头也赚不到几个钱。

    太惨了。

    当人类实在是太惨了,还是当个漫无目的的游魂好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想问一下,现在整个九楼都被安家征用了对吗?”他从楼梯间出来,直接向那个小护士问道,“我妹妹住院了,本来想去十二楼找主治医生问问具体情况,这一上来就看见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