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过敏反应

    给姜星时上药,擦拭伤口的时候,听到姜星时讲那些让自己难以招架的话时,颜又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有着攻略系统,想要得到什么的姜星时可能没有那么好,但也没有很坏。

    他们第一次对视,颜又听到系统提示音时,他本能地选择出局,好感度降到了-100。

    这场游戏,无论谁输谁赢,都和颜又没有关系,是他自己想要重新参加。

    颜又想要将好感度合理地回到零,一个可以开始,充满无限希望的数字。为此,他做了很多事――一些没有必要的事,在不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总是在姜星时面前犯错,让自己陷入现在的状况,也让这个人受伤。

    这让颜又变得狼狈,也让他感到泄气。

    也许他不应该再继续下去,可以恢复成陌生而疏离的同学关系,颜又没必要坚持得到有趣的校园生活,他本来就是想让母亲放心,所以才来上学的。

    所以,听到系统提示时,颜又甚至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星标对象”

    而呆了一会,颜又才发现,在由于过敏的窒息边缘,他还没有想到好感度这一回事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负的。

    颜又感到迷惑。

    这是绝对不理智的、不符合姜星时一贯人设的选择。

    颜又想了更多,以己度人,有点怀疑地揣测愿意。

    这个人,会不会是因为讨厌自己,所以才要攻略自己。就像自己讨厌他,所以才会故意捣乱。

    但是再多的猜测,也不可能得到证实。

    所以全部放弃了,无论怎么样,过程多少波折,结果好像没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颜又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【校园万人嫌对您的好感度发生变化:+50】

    【目前,校园万人嫌对您的好感度为1】

    那是姜星时也可以听到的提示。

    一切从头开始,从-1到+1。

    抽完一支烟后,姜星时的心情似乎变得不错,至少不像之前那样,用冷淡的语调问那些颜又很难招架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重新拿起纱布,站起身,微微俯身,想要帮颜又擦掉脸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颜又仰着头,有点犹豫地偏开头:“我自己可以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低声笑了笑,颇为认真地说:“打架的时候自己怎么不可以。对救命恩人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颜又:“……”

    救命之恩,一个从古至今的老土桥段,可以很顺理成章地提升好感度,却也让颜又不得不受到道德上的压制。

    两人离得很近,颜又半垂着眼,不想与这个人对视,以免被看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姜星时的脖子上有一圈红绳,似乎戴着什么,但吊坠藏在校服内衬里,颜又看不到是什么。

    颜又能感觉到,与一层浸过水拧干后的纱布后的指尖的形状,像是轻而郑重地拂过自己的眼眉。

    对于颜又而言,这是很少有的,与人的亲密接触。他对眼前这个人似乎产生过敏症状,微微发颤,心脏不由地加速跳动,需要服用药片,以阻止过敏情况的加重。

    但药片不能多吃,过敏症状持续存在着。

    颜又有很轻的晕眩感,似乎与往常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在颜又因为过敏反应彻底昏迷前,姜星时终于擦完了,他直起身,将用完的纱布丢到垃圾桶里。回来的时候,可能是看到颜又靠在秋千上的样子有点傻傻的,便顺手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颜又果然被吓了一跳,皱起眉,指责地看向姜星时。

    姜星时问:“不喜欢吗?坐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颜又很想说,这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才会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人是看自己吓一跳的样子中得到乐趣,但出于救命之恩,颜又小声嘟囔了什么,没有戳破这个谎言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,大约是高中生的颜又缺少这样的童年时光,竟然也被摇的很快乐。

    【校园万人嫌对您的好感度产生变化:+1】

    【+1】

    【+1】

    有些人,表面上好像很不满,心里偷偷给人加好感度。

    秋千摇摇晃晃了很久。

    姜星时终于停了下来,或许是天色将黑,他说:“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颜又:“……嗯?”

    姜星时:“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颜又怔了怔:“我……已经说了要做公交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已经和母亲说过,要做到大多数人能做到的事,事到临头又做不到,会让颜又觉得屈辱。

    姜星时看着颜又,似乎有点拿他没办法,他弯下腰,捡起颜又丢在一旁的书包和帽子。

    颜又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姜星时站在他面前:“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琥珀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