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星标对象

年人,竟然还想先试试能不能打过,再决定跑路。

    对面有五个人。

    还可以,也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颜又半垂着眼,思考这些,但在黄毛眼中,明显是怕了,想要屈服。

    于是,他很得意地一笑,拿出手机:“扫码还是转账?”

    嗯,还可以二选一,新时代好劫匪。

    颜又这么想着,抬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毛连人带手机,踉跄地往后倒了三四步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能是没人想到眼前这个孱弱的优等生还敢反抗,剩下的几个人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颜又从侧兜里拿出防狼喷雾,谁要和五个混子公平地单打独斗,他当然要使用武器,合理地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然后,颜又摇了摇那个瓶子,冷淡地说出班会上老张一直重复的话:“警惕电信诈骗,不扫码不转账,有事拨打110,一路守护,安心无忧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顿,颇有种冷式幽默的嘲讽。

    黄毛趔趄了一下才站起来,剩下来的四个人已经有默契地围上来了。

    防狼喷雾的确很有用,就是准头不大够,更何况颜又对人过敏,对这几个人更是嫌弃,碰都不想碰,一边喷一边踹,也不得不往后退。

    但是也没关系,等五个人都失去战斗能力,就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颜又想得挺好。

    为了躲开黄毛打来的一拳,他往旁边躲了下,靠在垃圾桶上。

    这一身衣服是不能要了。

    颜又正开解着自己,忽然闻到一股……一股很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很陌生,但颜又模糊地能分辨出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十月初竟然还有桃子……水蜜桃罐头吗?

    在长大的过程中,颜又的身体逐渐变好,对很多过敏原都没有那么敏感了,一般不过多接触,都不会有什么大事。只有桃子,他出个门,隔着几米路过摆着桃子的水果摊,都会产生严重的过敏反应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时此刻,是不小心碰到。

    颜又有点发晕地想,自己怎么这么倒霉?

    别人是阴沟里翻船,颜又是垃圾桶边翻车。

    眼前五个人被颜又连踹带喷,本来已经是残兵败将,准备偃旗息鼓,先行跑路,等打听到这个硬茬是谁,再行报复的时候,没想到对方自己晕了,摇摇晃晃,快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黄毛捂着肚子,走了上去,觉得运气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姜星时被老张叫住了,下周有个市里的竞赛,学校代表是姜星时,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要做,流程也要事先说清楚,耽误了一会儿工夫。

    骑车回去的时候,姜星时路过小巷口,那一段路颠簸不平,所以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顶帽子。

    黑色的棒球帽,上面的图案很熟悉。

    姜星时停下车,捡起那顶帽子,向巷子里看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很多事,颜又的记忆都很模糊,他过敏严重,没太看得清,呼吸也有些困难,半倚在墙壁上,上半身微微蜷缩着。

    有人拉住他的手,说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看起来很像好学生,下手却很狠,他打人和颜又不是一个路数,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,让对方还能站得起来。

    比如同样是踹人,姜星时拽着黄毛的头发,用膝盖顶他的小腹,一下就够了。

    但是带着个累赘,还是个完全不能行动的累赘,难免会挨上两下。

    解决完五个人后,姜星时本来打算带着颜又去医院的,颜又喘着气,用很重的鼻音说:“不用去医院,帮我买点药吧,班长。”

    颜又不想进医院,不想被颜秀文或陈序发现这件事,大家都会很担心,他不希望这样,所以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去了附近唯一一个公园,用凉水冲了冲颜又触碰过桃子的皮肤。公园里有唯一一个秋千,姜星时把颜又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远离过敏原后,颜又的意识逐渐清醒,他的脸颊发红过热,脑袋抵在系着秋千的绳子上。

    他还是被姜星时救了。

    颜又的认知逐渐清晰,又不太想面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颜又听到脚步声,抬起头,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姜星时从公园外走进来,他长得非常英俊,五官和轮廓的弧线都很完美,站在远处,不紧不慢地看着颜又时,像是琬城一中所有师生眼中的那个完美无缺的学生。

    颜又怔了怔。

    落日熔金,那些很美的霞光落在姜星时的身上,却将他的身形衬得越发寂寥。

    颜又就这么看着他,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姜星时停了下来,他从袋子里拿出氯雷他定,拧开矿泉水,递给颜又。

    颜又吃掉药,像是犯了错的小猫,所以表现得格外乖。

    姜星时说:“伸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