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星标对象

    颜又在约定的巷口等了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其间零零散散走过去几个行人,但该来的一个没来,想等的也没等到。

    一幕完整的舞台剧,现在变成了颜又的独角戏。

    颜又给谭修明发了个消息:[人呢?]

    谭修明虽然经常不靠谱,但从来没有无理由地鸽过颜又。

    比起来或不来,颜又更担心他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至于姜星时,看起来段思幼也确实没什么谱,连个时间都报不准。

    颜又又等了一会儿,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几个人从一旁路过。他们身上穿着的也是校服,周围的学校很多,里面的学生还被评选出不同的危险等级,眼前这几个南城中学的是最危险的那种。

    但显然颜又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。

    领头的那个慢下脚步,往颜又的方向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颜又穿着一身整齐的校服,扣子都扣得很严实,单手拎着书包,戴着帽子,那些都是很贵的,在奢侈品店中出现的牌子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孤零零地站在那,黄昏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。看起来就像是那种被保护得很好,被精心照顾,不知世事的优等生。

    并且非常有钱。

    因为是优等生,所以经不起吓唬,因为有钱,所以也不在乎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非常适合敲诈。

    此时正逢周五,可以敲上一笔,过一个完美的周末。

    所以,领头的那个人停了下来,脚步一转,走到颜又的面前,不怀好意地说:“一中的好学生,怎么在这站着?”

    颜又本来在发呆,闻言才抬起头,看到这人的一头黄毛,内心第一想法是如果这是在一中,会立刻被杨主任拉到办公室剃头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个人不是一中的。

    后面几个人也立刻明白了老大的意思,跟了过来,围在巷口,堵住出去的路。

    颜又站在巷口的阴影处,他戴着口罩,只露出很少一点白的皮肤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似乎对这种事很有经验:“长得这么白……”

    配合着两声“嘿嘿”,听起来略显得变态。

    “小白脸打起来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肯定特别过瘾。”

    一些非常有经验的威逼利诱和恐吓的话术。

    能不动手就拿到钱,当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为了能将戏演成,颜又特意挑了一个路窄人稀的地方,周围遍布着蜘蛛网般盘综错杂的小巷,全都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,属于监管的漏洞,基本没有监控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小巷子里,什么都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拿了钱就跑,更何况彼此都是高中生,出不了什么大事。更何况一般学生都胆小怕事,一般不太可能为了这么点钱报警,如果对方没进去,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怕被报复。所以有人偶尔在这里被别的学校的混混敲诈,也就那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颜又觉得真是世事难料。

    他找人演戏,敲诈自己,结果演员没来,碰上真勒索。本来还以为自己没上过学,编的剧本比较老土,没想到非常符合现实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另一位主角没有来。

    颜又也没有必要等他来。如果是假的,颜又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帮助,被姜星时救下来。但现在是真的,他就会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黄毛又走近了些,似乎是想要上手推搡:“你看你戴这么好的帽子,穿这么好的鞋,总不能不给面子,请哥几个吃个饭,玩一玩吧。”

    颜又往后退了几步,没让他的手碰到自己的衣服,但帽子还是不小心被摘下来,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,注定是不可能给钱的。

    住院的那些年,陈序时常来看望颜又,并教他虽然身体不好,但气势上不能落人下风,最起码要学两手,就像他可以轻松制服那些过于不友善的病人家属,于是强迫颜又必须学点能唬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学是学了,但颜又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什么清楚的认知,毕竟之前的十几年里,他都没怎么出过门,唯一的实战经验来自陈序。

    如果打不过……

    打不过问题也不大,以一敌五输了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,就像颜又成绩再好,考到满分,也不可能有五位同学的总分加在一起多。哦,考试前排那个六门课不到一百分的哥们除外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跑路好了。

    颜又想得很明白,他的书包侧兜里放着陈序精心准备的纯生物制剂防狼喷雾,在保证对方短时间内失去行动力的同时,只造成一些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的肉.体上的痛苦。即使进了局子,也是任何人都挑不出错误的正当防卫。

    虽然在颜又心中,陈序一直是除了医术方面都很不靠谱的成年人,但多年相处下来,他也难免耳濡目染,有些想法也和别人不太一样,不那么靠谱起来。

    比如此时此刻,他一个没打过架的,知名身娇体弱,玻璃花房里养大的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