骗人

    不放假的周六日补周四周五的课。

    对绝大多数同学而言,幸运的是周四下午有一节体育课。

    颜又昨天被瘸腿小猫弄得严重过敏,回家后还是吃了药,睡得也不好,断断续续的几个小时,今天精神很差。

    体育课上,他难得去得很早,想要找个地方继续打瞌睡。

    九月的太阳没有那么强烈,他靠在操场边最高的座位上,用帽子盖住脸,整个上半身都软绵绵地靠在铁丝围栏上睡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也许很久,半睡半醒间的颜又很难准确地感知到时间,他听到很多嘈杂的脚步声,那些人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,很吵闹地说起话。

    颜又被迫听这些。

    大多与刚才打的篮球有关,互相吹刚才哪个球打的好,或是即将来临的国庆长假,还有些别的八卦,哪个班的班花恋爱了,那些很琐碎的、学生间的话题。

    颜又对这些都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有人问:“班长呢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点事,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紧的事啊,体育课都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好像有材料要交,急着写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的好学生,有好也有坏啊。让我写我可不写。”

    颜又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会,这些同班同学似乎打的累了,要休息很久,而篮球场上又多了别的班。

    颜又戴上帽子,从他们身边迈过去。

    他绝对、绝对不是想去看姜星时在干什么,只是这些人太吵,不如去教室里睡。

    走到二楼时,颜又在门前停了一会,教室里空荡荡的,只有姜星时一个人,似乎在写什么。

    他绕到后面,门正好是开着的,脚步又很轻,走到离姜星时座位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而,桌子上摆的不是什么材料。

    颜又有点惊讶:“班长,你竟然在写检讨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的笔一顿,转过头,脸上没太多表情,显得冷淡:“嗯。”

    又说:“政教处主任要求的,五千字。逃课应该写两千。”

    隐瞒不报是剩下的三千字。

    姜星时的表格是空白的,他不想说那个逃课的人是谁,杨英才拿他也没什么办法,于是,两项纪律违规都由姜星时一人承担。

    而姜星时作为风纪委员会的一员,罪加一等,多写一千。

    颜又怔了怔,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姜星时能犯的错似乎只有昨天晚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颜又的心情从幸灾乐祸变成心虚。

    颜又拾起桌上的稿纸,已经写了三张多,大概快四千字了,看起来工作量就很大。

    姜星时似笑非笑地看着颜又:“剩下来的应该你写。”

    颜又不想接受这种酷刑,很敷衍地奉承:“我之前没上过学,不会写这些。班长的检讨写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:“之前没写过。”

    颜又硬着头皮说:“没写过还能写的这么好,更厉害了!”

    又觉得回来果然不是一件好事,准备逃跑:“我去帮班长买点喝的,要什么健康的饮料?”

    姜星时掀起眼皮,语气有点散漫,是在别的同学面前不会出现的神情:“喝点不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,心情不好,的确需要冰可乐消消火气。

    毕竟姜星时的好学生包袱很重,写个检讨,都要在没人的体育课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颜又这么想着,从冷柜中买了两瓶冰可乐,决定以可乐代酒,表达自己真挚的感谢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还没踏进教室,颜又就听到有人的声音从教室里传来:“姜星时,你竟然也会犯错,竟然也要写检讨书?”

    颜又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看到姜星时的座位前站了一个陌生人,至少不是同班同学,颜又没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姜星时低着头,指节敲着桌面,很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颜又摘下口罩,对教室里的人说:“是我的。我……我被老杨逮到,但不知道怎么写,所以拜托班长。”

    那人有点惊讶地转过头:“你开玩笑吧,姜星时会给人写检讨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颜又,哎了一声:“没见过,你是不是新转来的,我是段思幼,姜星时的舍友。”

    长得像颜又这样的人,即使没见过,但像他在同学群和论坛高强度冲浪,不可能没有听说。

    颜又走近了一些,出于礼貌,又或许是骗人的心虚,摘下帽子,不太认真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颜又。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名字,段思幼恍然大悟:“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嬉皮笑脸地看着姜星时:“真帮人家写啊?”

    颜又的演技很烂,但胜在有一种天真的稚拙,所以除了姜星时这样天生的铁石心肠,可以不为所动外,大多数人会出于本能的相信,连姜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