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日

    周一的早晨。

    教室里闹哄哄的,很多同学都才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,大多数学生的本能就是逃避学习。或许是觉得有些科目不那么重要,或许是时间分配不够妥当,总之结果都一样,作业没写完,现在正在互相借鉴。

    颜又一向踩着点来,教室里还是乱成一团,他避开激情交换作业的同学们,来到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全班五十几个同学,最受欢迎的作业是班长的。姜星时的字迹工整清晰,过程详细,几乎不会出现错误,可以被当作答案范本使用。姜星时也不会拒绝这种事,他的作业就放在桌上,谁要抄或者借鉴都可以直接拿,交作业的时候还回来就行。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同学心中平易近人,和他们是一派的班长,姜星时很会把握这两种身份的尺度。

    颜又是最闲的那个,没有人找他借作业,他也不会向任何人借。

    一个合格万人嫌的基本素养是,自己做完所有作业,万事不求人。

    早读铃声一响,纪律委员陆怡走上讲台,手里拿着张表。高二二班的例行项目,周一早读公布上周的违纪名单,被念到名字的人要去老张办公室一日游。

    而同学们还在忙于解决作业问题。

    陆怡念了几个名字,教室里太吵,她拿出一张新表格:“再说话扣分了啊。”

    终于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颜又在等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前排几桌的一个男生不幸成真,上周被扣到负分,和同桌抱怨:“完蛋,本来打算早读抄作业的。老张怎么这么变态啊!”

    他的同桌之前已经在老张手底下待了一年,以过来人的身份劝道:“你完了。作业不交,又要扣分,扣到负分,下周早读还得去接受老张心灵指导。这可是滚雪球,越滚越多越滚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操,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和这位同学对比起来,颜又觉得自己也不算那么倒霉了。

    陆怡做事干净利落,很快就念完名单,走下讲台。

    没有自己。

    颜又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交作业的时候,路过陆怡身边,颜又特意问了问:“没有我吗?”

    在管理纪律之外,陆怡是个非常有冷幽默的同学:“怎么,新同学也想试试心灵指导?那我也可以和班主任提个意见,把你加进去。他肯定很愿意接受先进同学的合理请求。”

    颜又略有些畏惧,诚恳地推拒:“别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又觉得很奇怪,颜又抬起头,本能地寻找姜星时。

    外面的阳光很好,姜星时站在大开的窗户边,整理刚才收上来的作业,身形显得修长。

    上周四的体育课,这个人只是吓唬吓唬自己吗?

    大约是感觉到了别人的注视,姜星时也抬起头,朝颜又的方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颜又刻意偏过脸,装作若无其事,不去看那个人。

    姜星时的事情那么多,还要扮演他的完美人设,大概是忘了吧。

    颜又内心没有感激,只觉得逃过一劫,并且不想给姜星时加好感度。

    因为姜星时忘了的事而加好感度,会显得他很自作多情。

    是的,颜又想得很好,在这场游戏中,他既要合理地提高好感度,又不能丢脸,要保持体面。

    早读课很吵,而颜又和姜星时几乎处于教室对角线的两端,距离太远,所以即使有系统提示,颜又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【校园万人嫌对您——】

    短时间内,颜又的好感度变化太快,涨到一半,又降回去了。

    系统及时反应过来,准确地体现了这一变化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的半句是【——好感度产生变化:+0】

    姜星时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至少,不会又吵上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颜又的话看起来很少,想法倒是很多。

    侥幸逃过一劫的颜又一整天的心情都不错。

    直到在楼梯上无意间撞到周一清。

    他在高二二班,学校二楼,周一清则在八班,学校四楼。一般来说,学生间最容易偶遇的地方是每天跑操的操场。但周一清要去广播站准备广播,颜又又有病假,两人更是撞不上。

    周一清看着许久不见的颜又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他也不是小孩子了,小的时候,他还会当众大骂颜又是私生子,现在知道这个不是事实。而且颜又很烦那个名头,因为污蔑了颜秀文,可能会直接去他们班对质约架,到时候闹得太难看,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这次碰上,真的是凑巧。

    楼梯上没什么人,两人站在转角处。

    周一清看着颜又,很关心似的:“你怎么不一辈子待在家里,不是身体不好?磕着碰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颜又比周一清的个头高一些,口罩遮盖了他的表情,只有眉头微微皱起,语调散漫:“我在哪,干什么,和你有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