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劣

    颜又顺利地跟着姜星时进入住院部四楼,来到一间病房前。

    姜星时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颜又观察了一下四周,走到病房的对面,背微微弓着,半靠在墙上。他生平头一回做蹲墙角偷听这样的事,略微有些心虚,又很要脸,所以努力表现得不那么鬼鬼祟祟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这么大一个人,又不是只能藏在角落的猫,站在一边也很引人注目了,期间还有好心的护士姐姐上前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。

    颜又摇摇头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是开着的,从这个角度,他只能看到姜星时的背影。病床上的人是谁,以及他们在做什么,颜又一无所知,就在他犹豫是不是该更靠近一些时,耳边突然响起清晰的系统提示音。

    【叮咚叮咚~恭喜宿主触发全部攻略对象的好感度系统,接下来即将进入攻略新篇章!】

    颜又怔了怔,意识到病床上的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其余四个攻略对象,颜又自己,周一清,以及不知道具体姓名的“校园女神”,“清隽老师”,姜星时诸事繁多,肯定都在学校里碰过面。

    而只有宁卓,被父亲家暴而入院的“校园小可怜”,才不在学校里。

    上个周末收到的几封邮件,除了第一封校园万人嫌,和接下来的校园万人迷周一清,颜又都没有删除,本意是想找到开过分玩笑的人是谁。但那些邮件在查阅后的一天都无故消失,幸好颜又的记性不错,还能记得大略内容。

    校园小可怜的攻略难度为B,攻略奖励是S,从性价比的角度考虑为最高,而校园万人嫌则是最低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游戏中触发完前置剧情后,接下来就会公布新的系统,新的规则,以及新的任务。

    颜又想了很短暂的几秒钟,决定还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,在自己还没来得及反悔前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姜星时便看到某个不合格的跟踪者出现在病房中。

    颜又很少与陌生人有交集,刚刚是一时冲动,冲动完了,并不能熟练地运用社交礼节搭话。

    一时间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还是隔壁床老爷子提醒了句:“这个新来的小伙子,是不是也是你的同学?”

    颜又:“啊……嗯,这里是宁卓同学的病房吗?”

    宁卓半靠在床上,大概是营养不良的缘故,他的身形在同龄人中本来就算得上瘦小,个头不高,此时脸色更显得苍白,有点惊喜地答应:“是我,我是宁卓。”

    要与人交谈见面,戴着口罩不太礼貌。颜又微微偏过头,细长的手指搭在系带上,慢吞吞地摘下口罩,露出一张好看的脸,扯临时想到的谎话:“来医院有事,听说宁卓同学在这里住院,就顺道来探望了。”

    颜又的演技烂到姜星时看不下去,宁卓却会轻易相信。

    颜又轻声介绍自己:“我是颜又。”

    宁卓很感激地看着这位陌生却友善的同学,伸出手,想同他握手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颜又一定会避之不及。但眼下确实不太好意思。是他心怀不轨,为了别的目的凑了上来,还骗了人家。

    颜又的呼吸一顿,大约是做好了心理准备,打算伸出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姜星时站在一边,有意无意地抬起手,正好打断两人的动作,将纸袋递了过去:“宁卓,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颜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宁卓像是恍然大悟,接过纸袋,打开来,里面竟然是各科的试卷和作业。

    颜又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想,如果自己能听到宁卓的好感度提示,想必也会是一阵嘈杂的-1-1-1-1……

    隔壁床的老爷子精气神十足,断了腿也不耽误嗓子:“好!认真学习,友爱同学,不愧是祖国的花朵!”

    花朵一号姜星时,花朵二号颜又,花朵三号宁卓,纷纷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而颜又对宁卓很是同情,主要在于一个还在住院治疗中,行动不便的人,竟然还要接受作业的折磨。

    况且,颜又微微皱眉,如果早知道姜星时带的是作业,他也不必进来了。

    好感度跌落会产生怎样的结果,他已经从自己身上得到清晰的验证,不必再观察别人。

    于是,颜又尝试着问:“我来的很匆忙,没有带别的,你有什么喜欢的吗?”

    宁卓沉默了一会,让颜又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话,

    突然,宁卓抬起头,很期待地问:“同学,你之前玩过抽卡游戏吗?”

    颜又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,但还是诚实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看着一无所知的颜又,“啧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宁卓拿出手机,用祈求的语气说:“那你能不能帮我抽一下卡?我听说不玩手游的陌生人抽卡都比较欧……”

    颜又:“?”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玄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