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

    颜又的这句话攻击性太强,又太理直气壮。他坐在最后,前排的同学虽然听不到,但姜星时在他座位前停了太久,早有人注意到了这里,隐约听到了这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怎么说,二班有五十几个人,不可能每个人都真心喜欢姜星时,但是一定没有人会无理由地在大庭广众和姜星时翻脸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氛围有些微妙,并且这种微妙逐渐向全班蔓延而去,朗读的声音越来越小,甚至有一瞬的安静。

    靠后几排的同学表情看起来像是吃到了什么大瓜。

    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到处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姜星时似乎对这一切置若罔闻,将手中厚厚一沓的卷子竖起来,在桌上理整齐,垂眼笑了笑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好像颜又真的做了什么不对的事,正在被全世界最善解人意的姜星时原谅。

    颜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校园反派万人嫌能忍得下的气?

    一阵大嗓门的声音猝不及防从后门响起:“怎么了,大早上的不读书在干吗?都把声音喊出来!”

    同学们的吃瓜行为被猝不及防地打断,手忙脚乱地拾起书,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早读。

    颜又一回头,看到老张那和颜悦色的脸,只听他问自己:“最近在学校能不能适应课程?坐在最后一排,黑板看得清吗?要不然往前挪一挪,也好和同学们多交流交流。”

    颜又表示一切都好,但是往前挪位置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姜星时收完卷子,交给数学课代表,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前排的王子扬椅子一转,扭过头,有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:“那个新来的是怎么回事?大早上的,你收试卷,他在那阴阳怪气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班长就觉得很烦——”

    姜星时抬起眼,打断王子扬的话,明明只是对视,却让王子扬不自觉收了声。

    他不带什么情绪地为出言不逊的新同学解释:“他才来,可能不太适应环境,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王子扬也不好再说什么,嘟囔了句:“也就是你,要是别人,大概会要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姜星时往后微仰,靠在椅背上,略低下头看书。

    翻到英语课本的第一百页时,姜星时拿起笔,漫不经心地在页脚的“100”前添了一个负号,没有人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缘由的第-100页,就像一个没有缘由的-100好感度。

    但姜星时没有太在意,很快地翻过了那一页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颜又短暂地受到了同学们的关注,但学习是最重要的事,况且另一位当事人姜星时完全没有追究的意思,大家也就歇了心思。

    而颜又则对姜星时进行了诸多观察。

    姜星时从未有过迟到早退,也没有任何违纪违规记录,从高一至今,每一场进行排名的考试他都是第一,在老师同学中的风评都很好。

    颜又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在学习、社交、自律某一方面做到极致尚且不易,而成为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缺点,看似完美的人则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颜又找不到任何戳穿姜星时伪装的机会,唯一的遗漏之处便是他收到的邮件和听到的提示音,他把这两者相结合才拼凑出真相。即使颜又的集体生活经验并不丰富,甚至可以说是十分贫瘠,但根据常识也能判断得出,一旦对别人说出所谓的好感度系统,只会被当成绝望的精神病人说出的呓语。

    颜又是想远离使自己过敏的人类,而不是想被当作精神病。

    而在那次对视过后的几天里,即使颜又一天检查三十遍邮箱,都没再收到邮件。就像是游戏里初始章节结束,想要进入下一个章节,要么随着时间自动展开,要么是需要经历重要剧情。

    颜又打了多年游戏,想了半天,目前唯一的办法,似乎只有和姜星时接触了……

    让一个严重过敏的病患去触碰过敏原,是一件过于残忍的事。

    颜又暂时没有舍身的打算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遇到困难的颜又决定先混着。

    体育课之前的课间教室里十分安静,上节课一结束,同学就呼朋唤友地下楼了,只剩颜又一个人待在班上。

    面对空旷的教室,颜又表示很满意,决定集中精力,多写一张试卷,然后在人满为患的晚自习睡一觉,逃避被人类包围的现实。

    上课铃一响,老张这节没课,一如既往溜达到了教室后面,想看看班里的小崽子们有没有认真听讲。来了后才想起来这节是体育课,看到教室里只有颜又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有些担忧地皱起眉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与这位新同学有关的事,老张和颜又的母亲还有医生都进行过沟通,所以也一直很注意颜又是否能适应校园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走到桌子前,特意叮嘱:“颜又,虽然你的身体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