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意

    他们碰你了吗,林羽桥细品着这句话,不难听出其中的担忧与关怀。

    他抬头,与商觉铭对视,商觉铭的瞳孔很黑,里面清晰的倒映着自己此刻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商觉铭这张脸,并不像周岩和夏子茗那样,被□□所取代,他看起来是冷静的,脸色凝重冷厉,眉头轻轻皱着,瞧着并没有被他的信息素所迷惑。

    林羽桥心中产生了一丝不解,为何他的信息素,对眼前这个人会失效?

    他还算平静的回复商觉铭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商觉铭视线下沉,带着逼人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林羽桥瞳孔颤了颤,说了句:“我就、就摸了下他的头。”

    他撇过头,目光落在夏子茗身上。

    林羽桥能够感觉到,商觉铭听到这句话后,一下子变得紧绷了起来,神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太奇怪了,此刻的气氛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有对商觉铭实话实说的必要,可对上那双黑沉的眼睛,他就无法拒绝,不由自主的回应了他。

    可能他心里对商觉铭还存在着一份歉疚。

    林羽桥低头,金色的发丝中央,有个小小的发旋,商觉铭一垂眸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卫生间被浓郁的甜香味侵占,商觉铭能够保持理智,已经将自己的自制力发挥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他不是天赋异禀,不受信息素的蛊惑,只是不想伤害面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不想伤害他,这个想法在他脑袋里深深扎了根。

    就如同即便林羽桥在和他哥谈恋爱时,他所想的也只有他的快乐。

    他能为他的这份快乐,付出任何代价。

    商觉铭伸手捉住他的指尖。

    他的手有些凉,带着水汽。

    林羽桥一颤,显然,商觉铭的手却很热,带着滚烫的温度。

    凉意与滚烫的热意触碰在一起,逐渐融合,侵蚀着对方的体温。

    林羽桥下意识缩了缩自己的手,指尖微微蜷缩,说道: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不是那些发情的Alpha,并不会老实听他的指令。

    商觉铭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手套,轻轻替他戴上。

    黑色乳胶手套,紧贴着他的皮肤,上面还带着商觉铭的体温,他的手似乎也没有那么凉了。

    商觉铭道:“不要碰他们,过敏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张嘴,欲言又止,寻思着你碰我也会过敏。

    “商……”林羽桥一时之间,竟不知该怎么称呼商觉铭,“商学长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深深凝视着他,说道:“可以叫我铭哥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不语,铭哥这两个字,还是太亲近了,而实际上他和商觉铭,除了之前的乌龙以及那一杯奶茶外,并没有这么的亲密。

    商觉铭也不逼他,他知道依林羽桥的性格,不会太过坦率。

    林羽桥在二中的时候,也仅仅只有蒋翊这一个朋友,他对人际关系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林羽桥看着手上的手套,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,就是别扭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没有了他们的说话声,只留下夏子茗吭哧吭哧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商觉铭会不会觉得他很奇怪?

    毕竟他引起了Alpha的假性发情。

    他会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吗?

    如果被人发现,他会被抓走研究的。

    “学长。”林羽桥率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商觉铭松开他的手,问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,可不可以拜托您,不要说出去。”林羽桥舔了舔唇,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当然得紧张,他是变异诱导型O这件事,决不能被其他人知晓。

    他虽然拥有这样的信息素,却从未用它去做过什么坏事,但光凭能够控制Alpha的思维这一点,便足够引来绝大多数Alpha忌惮与窥伺。

    “如果仅仅是学长与学弟的关系,我不愿意。”商觉铭声音微哑,他真的很佩服自己,能在这样的信息素下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叫我一声铭哥,可以,我和我哥出生仅差了一分钟,叫声哥并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他暗示自己不要着急,要循序渐进,不要吓坏了他。

    林羽桥明白,商觉铭是想拉进和他的关系,商觉铭从一开始就说过,喜欢他,这和他的初衷是背道而驰的。

    他曾经和他的哥哥在一起过,又如何能顺理成章的接受弟弟呢?

    被别人知道了又会怎么想?商祁言会怎么想?他们的父母会怎么想?

    林羽桥和他对视,便连夏子茗,呼吸也放轻了些,似乎感觉到了小Omega的紧绷。

    商觉铭等了很久,也没有等来一声铭哥。

    商觉铭叹了口气,手在他金色发旋上揉了揉,说道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不想逼迫他,也不忍心逼迫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