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发

    林羽桥洗完脸,舒服了很多,但不知道是不是被商觉铭触碰过,仍旧无法压下心里的那股燥热。

    林羽桥对信息素过敏,更是无法接受任何Alpha,他十六岁那年曾出现过第一次发情期,当时他注射了抑制剂强行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劲松是想给林羽桥找个Alpha的,并且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弃过,几乎将华国权贵的子孙都给林羽桥看过一遍,希望他能老老实实去联姻,为林家谋取利益。

    在林劲松看来,联姻是林羽桥身为Omega的唯一价值。

    林羽桥不愿意,林劲松给他介绍的那些人,他一个也没见过,他宁愿每隔三个月注射一次抑制剂,也不愿将自己托付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Alpha,更何况,他还对Alpha信息素过敏,那些Alpha真的愿意要他吗?

    他不是活在城堡中的孩子,也知道自己没有任性的资格,他的生活是压抑且一成不变的,直到遇到商觉铭和商祁言。

    商祁言虽然骗了他,但也真实带他体验了一番不一样的人生。

    商觉铭和商祁言一点也不一样,他比商祁言更加的开朗爱笑,更爱触碰他,会叫他宝贝。

    如果说商祁言带来的是平稳。

    商觉铭给他的感觉是刺激。

    似乎每天都活在刺激之中。

    他鲜明,活力,真实,是人群里最闪耀的存在,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人的心绪,眼角那颗泪痣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魅力四射。

    林羽桥眼角余光望向那个站在树荫下的大男生,他摸着自己的脖颈想,自己是配不上的。

    活在这种阴暗畸形家里的他,生来身体就不健全,连触碰Alpha都做不到,如何去触碰温暖的曜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仍旧有些红,但他已经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回操场,后颈处被自来水打湿的信息素阻断贴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羽桥看着手上的阻断贴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他连忙转身,走进一旁的卫生间。

    好在卫生间是封闭的,信息素的味道一时半刻并不能做到大范围的扩张。

    林羽桥带了备用的阻断贴,他伸手摸向口袋。

    口袋里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沉闷的卫生间内,林羽桥手指出了汗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他带了阻断贴,现在阻断贴不见了,只有一种可能性,被人偷了。

    他外套的口袋很深,绝不可能会掉出去。

    林羽桥脸色冷了下来,脑袋里快速闪过几张面孔。

    这几张面孔都是高二三班曾看他不爽的,其中以陈旭为重。

    他想起他在跑步时,陈旭对他的嘲讽,以及当时陈旭眼里浮现出的不屑。

    林羽桥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卫生间外传来男生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商神是不是真的喜欢小林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林长成那样,换我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别乱来,他之前说自己信息素过敏的时候,你还妄图摘他口罩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我,我不信你就能忍得住,那样一张乖巧漂亮的脸,搁谁能无动于衷啊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缩在卫生间隔间里。

    一会进来的那两个男生,是Alpha,还是Beta。

    如果是Beta还算好。

    如果是Alpha……

    正这样想着,卫生间外那两个男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和林羽桥同班的周岩和夏子茗,两位Alpha。

    周岩鼻子嗅了嗅,疑惑道:“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夏子茗打趣道:“厕所当然是厕所味,还能是什么味道。”

    夏子茗话刚说完,一股甜香味飘来,夏子茗鼻子动了动,也跟着说道:“卧槽,什么味道!”

    周岩不屑道:“你刚才不是说厕所味吗?”

    “好香!”夏子茗道。

    瞬息间,夏子茗脸颊升起一抹绯红,如痴如醉道:“好香啊,是Omega吗?”

    逼仄的卫生间里充满黏腻的甜香味。

    这股甜香无孔不入,蚕食着周岩和夏子茗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们只知道向着香味最浓郁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周岩整个人都跟打了兴奋剂一样,“是Omega!一定是Omega!”

    说完,周岩便粗鲁的去拉最里面一间隔间的门。

    林羽桥站在那里,听着这股巨大的哐哐声。

    年久失修的门,终究还是没有抵得过两个Alpha的力道,Alpha天生就比Omega身体素质强。

    一扇木门罢了,轻轻松松就能破坏。

    那木门发出不堪一击的吱呀声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林羽桥和他们对视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周岩和夏子茗还留有百分之三十的理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