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要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商觉铭一靠近自己,林羽桥就会觉得特别热。

    尤其现在太阳大,晒的很,加上又跑了一圈半,林羽桥热的满头都是汗。

    阳光下的商觉铭眼睛很亮,瞳孔里积攒着细碎的金色光点。

    林羽桥一阵无语,他稍稍避开他的手,说道:“可以……别和我搭话吗?”

    他只想赶紧跑完一千五百米,然后去休息,说话会耗费他的体力,本来就已经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炎热,汗水,滚烫的塑胶跑道,学生们并不整齐的脚步声,构成了整个操场。

    林羽桥伸手扯了扯衣领,白皙的锁骨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一滴汗珠顺着脸庞落下,落入那锁骨间,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湿润痕迹。

    商觉铭盯着那滴汗珠,直到滚落到他看不见的地方,他回过神,望着他家气喘吁吁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小朋友的唇殷红充血,眼角也带着一抹艳色。

    他克制住自己想触碰他的冲动,提醒自己小朋友对他并没有多余的情感。

    在林羽桥的心里,他只是商祁言的弟弟,那晚给过他温暖的哥哥,太过热情只能招致反感。

    商觉铭默默陪他跑完了一圈,便拿着计时器站在终点位置。

    学生目光亮闪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唉,商神和林羽桥谈恋爱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刚刚陪林羽桥跑了一圈诶!”

    便连李思雪,那颗八卦之心也按捺不住了,同样好奇的看着已经落后了他们一圈多的金发少年。

    “不管谈没谈恋爱,商神和林羽桥应该是认识的。”李思雪说。

    李思雪身边的女生也好奇张望,她道:“我们跟林羽桥搞好关系,说不定也能经常见到商神呢。”

    李思雪顿时就笑了,她抬手擦了擦汗,道:“没必要吧,抱着不纯的目的接近人家容易引来反感,而且商神对我们学校的人,明显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女生甩了甩自己的发丝,道:“说不定以后就有感觉了呢?”

    李思雪锤了她一下:“帅气的Alpha那么多,何必吊死在一颗上面。”

    女生叹了口气,道:“可是商神比其他Alpha都要帅啊。”

    李思雪情不自禁望向终点处的商觉铭。

    明明之前和林羽桥说话时,脸上还是带着浅浅笑意的,此刻安静站在那儿,却显得有些冷,淡淡垂着眸,好像谁也入不了他的眼,细碎的阳光也未能将他身上的那股冷意驱散。

    是真的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李思雪收回目光,加快了脚步,来到林羽桥身边。

    林羽桥搭拢着脑袋,手也垂落在了身侧,掌心在裤子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林羽桥好奇的望向李思雪。

    “加油,还有两圈!”李思雪冲着他握了握拳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陈旭眼里。

    陈旭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,指尖摩挲着偷来的那枚信息素阻断贴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。”陈旭从李思雪身边路过,阴阳怪气的嘲讽李思雪,道:“你这么慢,也不一定能及格呢,还有闲心思管别人。”

    李思雪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陈旭已经从李思雪身边跑了过去,加快速度,冲刺最后一圈了。

    李思雪翻了个白眼,骂了一句: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李思雪跑的确实不算快,她跑完一千五后,跑道上只剩下零零散散的五个人了,林羽桥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她坐在旁边,一边喘气一边望向商觉铭,犹豫要不要上去搭话,贸然搭话似乎不理智。

    但她真的太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商、商神……”李思雪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商觉铭目光本正追随着林羽桥,听此垂眸,望向草地上的李思雪。

    李思雪有些不好意思,问道:“您担心林羽桥吗?”

    商觉铭不语。

    他知道林羽桥体能差,没想到这么差。

    李思雪抿了抿唇,道:“我没有其他意思,就是想提醒您一下,我们班的那个陈旭,一直对林羽桥不怀好意,如果您在意他的话,多关注这个人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语气礼貌且疏离。

    高二三班三十二名学生陆陆续续都跑完了,只剩下林羽桥。

    等到林羽桥冲向终点的时候,他整个人都像一条死鱼,双眼无光,腿也酸的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很蠢,早知道要跑一千五,还不如提前翘了这节课,顶多被骂一顿。

    燥热的天气下,林羽桥四肢发麻,耳鸣声阵阵,毫无知觉的冲向终点,就要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只结实有力的小臂捞住了他。

    林羽桥呆呆的,剧烈的喘着气,连肺都泛着一股生疼,根本就没注意抱住他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别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