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养

    林羽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眼睛,往后退了一步,和商觉铭保持社交距离,说道:“之前是我认错了人,太没有分寸了,我向您道歉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冲着商觉铭弯了腰,道:“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伸手,微微一顿,手又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小朋友现在心绪很乱,需要时间冷静冷静,还是不要给他平添烦恼了。

    商觉铭脸色有些沉闷,道:“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些阴差阳错……

    林羽桥点了点头,他犹豫了会,抬起头,眼里带着朦胧水色,说道:“哥哥,那晚的奶茶很好喝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那晚的哥哥是照亮了他漆黑冰冷的世界,他会永远记得。

    林羽桥说完,就提着包转身离开,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夕阳下。

    商觉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的小朋友,为什么总是这么贴心。

    林羽桥很难受,他万万没想到他跟商祁言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是商祁言的错吗?

    是他的错吗?

    好像都有错,又好像都没有错。

    谈恋爱时的快乐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回到救助站,林羽桥给崽子们铲完屎,又挨个抓过来梳了下毛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上不断挣扎的小橘,忽然就想到了商觉铭,他的朋友圈,也有很多猫。

    他想起之前商觉铭对他发的那些暧昧短信,想起自己暴怒之下拉黑了商觉铭。

    林羽桥掏出手机,犹豫了会,还是把他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[林羽桥:学长,对不起,不知情的情况下拉黑了您。]

    林羽桥向他道了歉。

    [S:放我出来了?]

    [S:到家了么?听说你过敏,药吃了么?]

    就林羽桥这过敏体质,他哪敢不吃药啊,一回来就把退烧药给吃了。

    [林羽桥:谢谢学长关心,吃了。]

    他想起商觉铭说喜欢他。

    喜欢他……

    但他曾经是商祁言的男朋友,他好笨,表白都表错了人,如今和商祁言有了这么一段,又要如何坦然面对这位哥哥。

    林羽桥打开直播,直播给猫主子梳毛。

    :林林今天怎么眼睛有点红。

    :宝贝老婆怎么啦?哭过了吗?

    :谁欺负了林酱!

    大黄狗跑过来,又开始舔林羽桥的脚心。

    这狗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喜欢咬他的袜子舔他的脚,看起来重口味的很!

    林羽桥被舔的有些痒,抬脚轻轻踩了大黄狗一下,说道:“这么重口味,活该你找不到领养!”

    他看着弹幕,回答了那些问题:“谁能欺负酷哥呢?别瞎想,单纯是被八个猫砂盆臭哭了。”

    :哈哈哈哈哈哈八个猫砂盆,辛苦老婆!

    :呜呜呜我是修狗!

    :老婆踩我!

    :我要舔!

    “你们恶心不恶心,和大黄狗一样重口味吗?”

    林羽桥刚说完,后台出现一条私信提醒。

    【陈sir:您好,我是海市本地人,想领养您家的胖橘,请问要怎么联系?】

    林羽桥看到这条私信,双眼一亮,立马回复:【请加我的微信linlin1718】

    过了会,果然有个人来加他微信了,备注是陈sir。

    林羽桥和这位陈先生聊了会,发现对方极有礼貌,并且对养猫做过功课,家庭条件也很合适。

    [林羽桥:陈先生,您挑个空闲时间,来这个地址吧。]

    [陈sir:好的,谢谢小林,后天吧,后天我过去一趟。]

    林羽桥心情忽然就变好了,小胖橘有新家了。

    他们救助站的小流浪大多都是中华田园猫,其中又属胖橘居多,弹幕上口嗨说着领养的人多,实际上真心想养的却没几个。

    碰上真心想养的,要么自己都还是学生,要么家里人不支持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?都和人家学学,做好准备再来领养,咱家的小猫咪颜值不高吗?”林羽桥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:等我毕业,一定养!老婆嘿嘿……

    林羽桥脚趾点了点大黄狗的脑袋,“你不能这么猥琐了,再这么猥琐,你就一辈子嫁不出去,你都三岁了,要在救助站混吃等死吗?”

    大黄狗冲着他激情的摇着尾巴,嗷呜了一声,舔了舔林羽桥的脚指头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算了,这狗子要是实在没人要,等他毕业了,以后稳定下来了,自己养着吧。

    林羽桥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,为了胖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