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心

    高三一班。

    林羽桥站在教室外等人。

    昨晚的创口贴钱,他说过会向商祁言讨回来,他可不是那种白给的人!显得他还对商祁言余情未了似的!

    “学弟,找谁啊?”一班的学姐向他搭话。

    “找你们商神!”

    学姐登时笑了,说道:“怎么,你也暗恋商神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暗恋他?”林羽桥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别解释啦,暗恋商神的多了去了,不过最好别抱希望哦,商神对Omega没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不是暗恋他!”林羽桥炸了毛,脑袋上的金发翘起了一小撮。

    学姐见他这副样子,怪好玩的,便说:“这么早就来我们班堵商神,这不是暗恋是什么?哦,是明恋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!他欠了老子钱!”林羽桥臭着脸道。

    学姐发出一声轻笑,觉得这小孩多半口是心非,只可惜呀,他们班的商神不喜欢Omega呢,之前向他表过白的Omega两只手都数不过来,人还没走到他面前,就被那股信息素味给吓走了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小学弟,别抱希望,商神的信息素一般Omega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轻哼了一声,商祁言的信息素有什么好接受不了的?他闻过那么多遍,是好闻的郁金香味。

    只不过每次闻完,身上都会过敏起小疙瘩。

    后来商祁言便也和他一样,习惯贴着阻断贴了。

    林羽桥解释:“学姐,您别说了,我真的对他没意思,要不是他欠了我钱,我犯得上大早上来找他么。”

    学姐听此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学弟啊,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口是心非呢?

    现在才六点!六点!纵然他们高三因为住宿,来的早,可此时班上也才稀稀疏疏十来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赵河偷偷摸摸拍了一张照片,发给了商觉铭。

    [赵河:好兄弟,又是一个来找你的,还是个金发小甜心呢。[图片.jpg]]

    赵河也爱打篮球,是商觉铭在高一三班位数不多的好兄弟之一。

    赵河本以为他们商神,会像往常一样懒得回复,或者发一句无聊。

    岂料这一次,商觉铭竟然大发慈悲的对他们多打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[商觉铭:在教室门口吗?]

    [商觉铭:我马上到。]

    [赵河:???]

    [赵河:以往来找你的你不是都不搭理么?兄弟你要被盗号了就眨眨眼。]

    [商觉铭:多拍几张照片给我。]

    赵河顿时来了精神,觉得可能接触到了好兄弟的八卦。

    [赵河:怎么,你认识这金发小甜心?]

    五分钟后,商觉铭出现在林羽桥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班上人不多,为数不多的几个人,探出脑袋往外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打个赌,这次商神会怎么拒绝小Omega?”

    “当做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赌一顿早餐,一句话都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们是没闻过商神的信息素,特别冷,特别冲脑,正常人接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这个冷酷的男人他来了!”

    学生们好奇的看着他两,大多数人都觉得,商觉铭多半会和以前一样,不搭理甚至当做没看见,直接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林羽桥冲着商觉铭伸手:“给钱,今天总算带了吧?”

    商觉铭一只手搭在阳台上,姿态放松,他道:“一大早过来,就为了和我要两块钱?”

    “你别小看这两块钱,现在老子卡被冻了,穷的叮当响,两块钱能让我吃一顿饭呢!”林羽桥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早饭没吃?”

    其实林羽桥吃过了,何姐那包吃包住,但如果实话实说,一大早堵在这只为了要两块钱,就显得太刻意了。

    他支支吾吾道:“没、没吃,怎么?”

    商觉铭十分自然的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小饼干,道:“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看着手上的小饼干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他将饼干丢给了商觉铭,道:“谁要你的吃的!大男人磨磨唧唧,能不能赶紧把两块钱还我?”

    商觉铭抬手,手背上的创口贴蹭了蹭他的脸,道:“没带零钱,赊着?或者加微信?”

    林羽桥皱着眉躲了躲,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熟料,商觉铭竟十分坦然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很好,三个月不见,不但变态了,还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可以每天早上都来找我,或许哪天我就带了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恼怒道:“你耍我玩呢!”

    “我想每天见到你。”商觉铭专注的看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