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趣

    他呼吸灼人,烫的林羽桥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林羽桥双眸湿润,脸色霎时就变了,这渣男!抱了他,揉他腺体,差点撕了他的信息素阻断贴,结果连句言哥也不让叫了!

    林羽桥捏起拳,无力的在商觉铭身上锤了一下,语气里带着颤音:“死渣男!”

    商觉铭胸腔一阵震动,笑出声来,他握住林羽桥软软的小手,压低声音,故意道:“想要这个,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示意了一下手上的猫耳。

    草!

    林羽桥快被他气死了,他故意道:“谁要这种鬼东西!你爱拿就拿,谁稀罕!”

    大不了回去后,再买个新的赔给何姐!

    商觉铭将猫耳凑到鼻尖闻了闻,是林羽桥发丝上好闻的洗发水味,商觉铭甚至闭起眼享受深吸了几口,他道:“那就归我了,你的东西我一直都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:“?”

    林羽桥看着此时的商觉铭,莫名觉得他有些变态!

    分手三个月,商觉铭终于成一个正常人类变成变态男了吗!

    他浑身都恶寒了一下,恨不得抬脚去踢这家伙,“赶紧滚!不然我喊老师了,就说……就说你欺负Omega!”

    不管在哪个学校,Omega都是重点保护对象,在大多数老师心里,Omega柔弱不能自理。

    商觉铭捏了捏他绵软的小拳头,心情愉悦的离去。

    林羽桥瞪着他的背影,恨不得将他瞪出一个洞来。

    最后忍无可忍的“呸”了一声,骂道:“狗东西!”

    林羽桥脸发烫,被商觉铭这么一弄,也没心思继续做作业了。

    他得去洗把脸醒醒脑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,冰凉的自来水总算让林羽桥冷静了些许。

    他想起刚才的对峙,还是有些生气,在商祁言面前,他总是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商祁言却那般肆无忌惮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不爽,想起自己唯一的朋友还是二中的。

    只能掏出手机,发了条微信过去。

    [林羽桥:商祁言他把我东西给抢了。]

    蒋翊秒回。

    [蒋翊:???不是吧,商祁言那么稳重的一个人,抢你东西做什么?]

    [林羽桥:他抱了我。]

    [蒋翊:???]

    [林羽桥:他还揉我腺体,差点把信息素阻断贴给我撕了。]

    蒋翊沉默了会,过了会,发了条语音过来。

    [蒋翊:你确定你们已经分手了?]

    [林羽桥:他把我微信都给删了!电话也被拉黑了!这还不算分手?就算他那边没分,我也已经单方面宣布分手了,消失三个月,当老子是他想要就要不想要了就晾在一边的货色吗?]

    林羽桥打完这段话,想起商祁言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不行,凭什么商祁言想干嘛就干嘛?

    长此以往下去,岂不是会让这狗东西觉得他好欺负,越发的肆无忌惮?

    他要把猫耳拿回来,还要给商祁言一点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[蒋翊:可你们这样,不就是恶臭小情侣的相处方式吗?腺体又不是什么人都能摸的。]

    看到这句话,林羽桥咬了咬后槽牙。

    说得对,腺体又不是什么人都能摸的!所以他要摸回来!

    [林羽桥:等着,我会摸回来的!]

    [蒋翊:???]

    他不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[林羽桥:凭什么Omega武力值低下就只能躺平任调戏?我偏不!]

    [蒋翊:祖宗,你想做什么?]

    [林羽桥:我要让他也试试腿软的滋味!]

    [蒋翊:……]

    林羽桥摩拳擦掌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

    [蒋翊:你平时看着挺冷静的一个人,怎么一碰上商祁言就这么冲动呢?]

    [林羽桥:你懂什么!]

    [蒋翊:是,我不懂你们AO之间的小情趣。]

    [林羽桥:闭嘴!我是为了报复他!]

    什么小情趣,林羽桥不屑的冷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走出卫生间,将剩下的作业做完,老冯检查了下他的作业,满意的点了点头,语重心长道:“知道你刚来我们学校,还不太适应,但做作业这种基本任务还是要完成的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还有今天,为什么大家在七点之前就到学校了,只有你迟到了十五分呢?你也不是第一天来上学了,也该适应了吧?”

    林羽桥乖乖认错,道:“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羽桥回到座位,连忙掏出一颗退烧药吃,这狗东西每次碰他一下都会发烧,这次还碰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拿出之前医生给的药,吃了一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