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哥

    一觉醒来头发没了,还有比这个更玄幻的吗?

    秃了的顾辰,颜值瞬间跌了八分,满分十分。

    顾辰摸着秃顶,神色有些委屈,“草,我怎么能秃了?”

    秃了的他还怎么去泡漂亮的小O?

    “没事,辰哥,一会找顶帽子带上就看不出来了。”他身边的Alpha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也好疼啊,到底怎么回事,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辰摸着秃头想,他必须得回学校找那位小Omega问清楚了,可能只有小Omega知道事情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想起小Omega那甜美诱人的信息素,顾辰内心一阵激荡。

    那般好闻的信息素,光是闻一下,他的心都跟着酥麻了,简直极品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头,真的跟那位Omega有关,那么小家伙必须得对他负责才行,顾辰冷酷的想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林羽桥迟到了,不但迟到了,作业也没写。

    今天早读课值班的老师是班主任老冯,老冯向来严厉,林羽桥直接被他请到了教室外面,不写完不许进来。

    林羽桥平时能及格就绝不满分,每一次都能将分数精准的压在及格线上。

    教室里早读声阵阵,林羽桥若无其事的拉开书包拉链,当看到里面毛茸茸的猫耳发箍后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怎么会在他包里!

    他想起早上起的太迟,收拾书包时稀里糊涂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了进去。

    应该是那时候……

    林羽桥木着脸将猫耳往里面塞了塞,决不能让人看见这玩意。

    教室里。

    学生们心不在焉的看着书,时不时好奇的往教室外张望。

    他们小声的在下面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写作业啊?没人告诉新来的今天是老冯值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他又不熟,管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话说我昨晚放学看到他被顾辰那帮人给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被打了吧?顾辰那帮.人.打架很凶!”

    “装逼遭雷劈呗,指不定什么时候得罪了那帮人,可别和他走得太近,不然被波及了哭都没地方哭,顾辰那帮人霸道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思雪小声提醒:“别说了,老冯看着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她不明白,为什么他们看新同学这么不爽,不就是特立独行了点么,新同学除了不爱摘口罩,也没怎么他们过。

    老冯咳嗽了两声,道:“都闲得很是吧?早读课在下面嘀嘀咕咕个什么?不肯看书就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学生们登时闭了嘴。

    高三一班,课代表捧着一堆资料,正要给高二各班送过去。

    商觉铭从卫生间走了出来,擦干手,拦住她的去路,问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商、商神?”课代表脸一红,连忙道:“调研问卷,老蒋让我给高一高二每个班送一份过去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伸手,拿起一叠,道:“我帮你送。”

    传闻商神不近人情,学校里跟他走得近的人一只手数得过来,尽管她和商神一个班,却一共也没说过几句话,商觉铭来班级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课代表受宠若惊道:“不用了,我、我一个人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高一那边,高二我送。”

    商觉铭语气冷淡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课代表晕乎乎道:“噢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修长,肤色冷白,捏着那叠问卷的手赏心悦目极了。

    课代表回过神,男生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掏出手机,往闺蜜群发了条消息:[啊啊啊啊啊商神替我送资料了!他是不是喜欢我啊!]

    [:???What?]

    [:不,我不信!你这女人想商神想疯了吧?]

    [课代表:是真的呜呜呜!]

    高二三班,林羽桥做完英语卷最后一题,楼道上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林羽桥下意识抬头望去,对上商觉铭那双黑沉的眼。

    林羽桥转了转手上的笔,忽而露出一抹冷笑,拦住了他的去路,说道:“去哪啊?”

    商觉铭扬了扬手上的问卷,道:“送去你们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此路是我开,想去我们班啊?求我。”林羽桥腮帮子微微鼓起,看着气呼呼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恨极了商祁言,因此乐于给商祁言找点小麻烦。

    商觉铭双眸一弯,溢出点点笑意。

    “求你。”他说,声音低沉醇厚。

    林羽桥耳朵一痒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故作镇定道:“我是谁?你求的人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林羽桥,我求的是林羽桥。”商觉铭一点也不生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