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:风向反转

    还真就没有完美毒死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娇娇听到这话都抽了抽嘴角,真不知道南丰这是在幸灾乐祸阴阳自己,还是夸赞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番话落到旁人耳朵里,尤其是蓄意卖惨跟王签耳朵里,瞳孔地震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如今是禁卫军统领,当着众人面,夸赞这女人下毒?这俩什么关系?难不成禁卫军就是这女人背后的后台?

    尤其是卖惨嘴上说是战斗,不管娇娇后台有多硬,他要为自己的兄长讨回公道。但现实就是,人家后台真硬,他是真怂,真不敢跟禁卫军的人对着干!

    南丰说着,就要走过去验尸,吓得卖惨这人慌忙挡住他,“岂能让将军屈尊降贵来触摸小人义兄?还是让近卫司的人来吧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王签反应极快,赶紧过来,“将军身娇肉贵,验尸这种粗活还是交给下官来!下官来!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验尸,偏偏王签压根不会验尸。他早与这几人串通好剧情,自以为万无一失哪里会真的带个仵作多生事端?现在就只能顶着南丰高深莫测的眼神,尴尬在尸首上乱摸。

    南丰脑袋一转就想明白前因后果,估摸着娇娇这个药堂是抢了某些人的利益,现在他们打算是作局陷害罢了。

    一番装模作样过后,王签故作深沉道:“的确是中毒而死,而且死亡时间就是在喝下百草堂开出那个药汤。”

    娇娇只觉得自己智商被侮辱,跑上来怒怼道:“开什么玩笑?他口吐鲜血,没有明显外伤,是个人都会猜是中毒!至于那碗药,不过寻常解毒剂,一丝毒性都没有,你们一直在暗处盯着,眼看着他喝完药到底,死亡时间当然可以说是那个时候!你的验尸手法都不对,连基本防疫措施都没有,还验尸?就是糊弄人吧!”

    “本官面前休得大放厥词!有本事你现在找来个仵作验尸!呵,可别说是你来验尸,你现在可是嫌疑人!不可插手案件!”王签强硬表态,心里窃喜:这仵作可不好找,禁卫军负责保护皇帝安全,更没有仵作这一类人!他倒要看看孟娇娇怎么短时间内拉来个仵作?!

    只要没有仵作,他咬死死亡时间,作为证据直接抓了她!

    言罢,王签向南丰作揖鞠躬,“将军,人证物证皆在,下官不过奉命行事,抓捕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门外又是一声不咸不淡声音,气场却强如千斤重,一步步走来,所有人纷纷让道。

    娇娇抬眸看去,竟然是陆离年?他紧紧跟随一位络腮胡子的方脸大叔,表情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,敢随意闯入犯罪现场?”王签仰着头,趾高气扬询问道。

    方脸大叔立刻抱拳,扬声应道:“在下司腾,宁家军指挥使之一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瞬间炸开了锅,个个不可思议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宁家军?大秦最精锐部队?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指挥使啊!指挥宁家军出生入死的人,我的天,太帅了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规定看见指挥使要下跪,可就是信仰驱使,司腾说出身份的瞬间,群众自甘情愿向他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司腾这赶紧爽朗大笑道:“不必如此,不必如此!”

    “将军为大秦立下汗马功劳!保卫大秦昌盛,乃是头功!岂有不跪之理!”

    司腾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,“这汗马功劳大可不必……”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娇娇身边那个男人,顿时面露惊色,全身紧绷,“主……”

    赵衍无声撇过头去,不露痕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司腾当即了然,轻咳一声,“对对对,汗马功劳!刚才本将途径此处,听到你这里在找仵作?那赶巧了不是,本将就是仵作出身,在军队这些年来经常给敌方验尸,辨认身份,比起专业仵作,不遑多让啊!”

    王签满头大汗,想笑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眼看司腾就要验尸,原本卖惨的人这下才是真的惨,哭着跪着拦住司腾,“指挥使身份尊贵,岂能屈尊降贵验尸,万万使不得啊!”

    司腾这可是粗人,平生最不在意规矩不规矩的,笑呵呵一手拎小鸡一般,直接给人拎起来,放到一边,“哈哈哈,谢谢关系,不过本将这么多年征战沙场,哪有什么尊贵不尊贵的,甭跟我客气啊!”

    这下没了阻拦,司腾轻轻松松抹上熟悉尸首。

    卖惨这人倒是不哭了,浑身颤抖着,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啊,能不能赶紧溜走啊!

    跟王签对视一眼,同时在彼此目光里看到两字:完了!

    司腾细细验尸一番,摇摇头,指着王签就道:“哎,你是专业仵作吗?你刚才那验尸结论有误啊!这人分明中毒已深,而且有些时日了!他体内五脏六腑早就溃败不堪,能活着走到这里,全凭他靠内力撑着。况且他这嘴角还有药渍,肺根本无力消化喝下药汤,说明他最后已经撑不住,连药都没喝下就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目光震惊不已看向卖惨这人。